AG真人国际厅-官网平台

【网络谣言粉碎机】新疆棉农:所谓“强迫劳动

发布时间:2021-10-31 07:39

  我是策勒县博斯坦乡农民,曾经也是一名拾花工。前不久,一些外国企业污蔑新疆存在所谓“强迫劳动”,抹黑新疆棉花。这简直是胡说八道!我当过拾花工,最有发言权,从来没有谁强迫我去摘棉花,根本不存在所谓“强迫劳动”。

  2018年,我第一次去且末县摘棉花,2个月我就赚了9000多元。棉农对我们很好,工资日结,包吃包住,他们还教我们如何快速摘棉花,挣更多的钱。棉农看我勤勉肯干,还给我报销了回家的路费。

  摘棉花归来,我给老公和3个孩子买了新衣服,给家里添置了一台洗衣机。这次拾花,不仅让我赚到了钱,也让我了解到周围有很多就业机会,可以管地赚钱、摘棉花赚钱、打零工赚钱。

  尝到了摘棉花的甜头,2019年我和老公一起到且末县去帮人管理棉田,这一年我们仅管理棉田就挣了3万多元,加上摘棉花,赚了近6万元。

  我奉劝那些别有用心的外国企业,不要胡编乱造、搬弄是非,否则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我是拜城县大桥乡农民,也是一名拾花工。近期,国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企业污蔑我们新疆棉花生产存在所谓“强迫劳动”,这完全是他们编造的谎言。

  2018年前,我家的主要生活来源是10亩耕地以及我外出打零工赚回来的务工费。2018年开始,我和乡邻们报名去库车市、新和县等地摘棉花,一个拾花季下来,我赚到1万多元。尝到甜头后,去年我将家中的10亩耕地租出去,带着妻子一起外出摘棉花,夫妻俩2个月就赚了1.8万元。因为我们自主就业增收,通过自己的双手实现脱贫致富,村委会给我奖励了一辆电动车。因为摘棉花挣到了钱,去年我翻修了自家住房,对房前屋后进行重新规划、修葺,整个院子焕然一新,我们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。

  面对美西方势力的抹黑和诬陷,身为一名拾花工,我有义务把事实和真相告诉所有人:采摘棉花,我们是自主自愿的,从来没有人强迫我们,所谓的“强迫劳动”是可笑的谎言,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真相!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AG真人国际厅-官网平台 版权所有 ag亚洲游戏首页保留一切权力!
18871188733